三人出了公司大楼,就见云铭正靠在车上等着思儿。

    看到南宫寒野和洛映水,也赶紧站直了身体,上前问了好。

    洛映水一副了然的神色,将思儿拉过来交给了云铭,“你就带思儿好好出去散散心吧,正好我和你叔叔也有事要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她可没听他们说还有什么事情,如今这明显就是将她这个麻烦甩给了云铭。

    “好的阿姨,我会早点把思儿送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洛映水还想说什么,就被南宫寒野给瞪了一眼,将人给拉走了。

    走了老远,两人还能听到洛映水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思儿也很无奈啊,她妈妈一直都是这样一个人,相较来说,还是爸爸更靠谱一些。

    “走吧,洛姨说了,今晚不回去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没有听到,你可别瞎说。”

    云铭也不和她争辩,原本还以为今天来又要给她灌上一些心灵鸡汤才行呢,没想到她根本就没有受到一丁点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走吧,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每天在外面吃,思儿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吃什么了。不过,她也不指望云铭能想出什么花样来,这些男人只会一句话,就是都听你的。看似是尊重你,实则是把这些难题交给了你。

    一阵犹豫,思儿就瞥见原处有一个人朝着这边冲了过来。在思儿反应过来之前,云铭已经一把将她护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思儿也以为有什么危险,见到人突然消失,才探出头从旁边看了看,就见那个人正跪在地上,鼻涕一把泪一把的。

    “云铭……”

    “云总,请您再给我个机会,我保证不会再说南宫小姐的闲话了。”

    云铭剑眉紧蹙,面上全都是寒意,完全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,让那个跪在地上的男人也慢慢的歇了声音。

    思儿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没有开口。这件事虽然和自己有关,但是到底是殒命公司内部的事情,她不应该插手。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所说的话负责任。并且,云氏员工守则上面也有规定,我想你应该知道第二十三条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,云总,我真的知道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云铭明显没有要再同他继续纠缠下去的意思,转身拉了思儿,开了车门就要让思儿上车。

    可哪儿想,思儿刚要迈腿坐到副驾上,就被人抱住了腿。

    “南宫小姐,我知道错了,我不应该乱说您的坏话,还请您帮我求求情,让云总再给我个机会吧。”

    思儿穿的是,这个男人一抱,姿势就相当的暧昧。一瞬间,思儿就有些懵了。

    云铭也是愣了愣,可是看到那个男人的手还抓在思儿的上,当下抬脚就将人踹出了老远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,不然连c市你都别待了。”

    云铭很少发火,至少云氏的人很少见到他发火。男人的视线撞进他黑湛湛的眸子里,登时就抖了抖。他现在一点也不怀疑云铭是在开玩笑,来之前已经想了无数遍辩解的话,到现在却是一句都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将思儿塞进车子里,云铭也黑着脸上了车,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云铭都黑着脸,就是刚才那种不适也被这个样子的云铭惊得忘了不少。

    好半天,云铭才反应过来,看思儿这个样子,不由得就勾起了唇角。

    “我吓着你了?”

    思儿认真的点了点头,“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个样子呢。”

    云铭捏了捏思儿放在腿上的手,将那只小手紧紧的拉住,丝毫不给她躲闪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你真没良心,我这个样子又是为了谁。”

    其实,思儿的心里是很感动的,可是她真的不想看到云铭因为她变成这个样子,那样她就太过意不去了。

    “云铭,你真的不用为我做这些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傻话,你是我的未婚妻,我不可能看着你被别人说成那样而无动于衷的。”

    见思儿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,云铭伸手就将思儿的头发给揉了个烂七八糟。

    “你呀,你想想,如果有人这么说我,你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思儿以前没有想过这种事情,如今云铭提起,她也就考虑到了这种可能性。如果真的有人当着她的面说云铭,她一定会冲上去和他们拼命的。

    看她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,云铭了然的同时,心里也觉得更温暖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一样的人,一样的护短,容不得别人随意编排他们身边的人,更何况是要携手一生的人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你以后都不能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被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注视着,云铭实在是生不出拒绝的。可是,他的心底却依旧希望自己能把她保护好,不想让她受到半点伤害。

    走在夜市上,思儿的兴致也并不是很高,云铭也难得没有缠着她逗她开心。他觉得,她现在需要的应该是放空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是南宫思儿吗?”

    一个女生突然站在思儿的面前,让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,直愣愣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云铭没有看出这个女生有什么恶意,所以也就没有上前将这个女生给拉开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啊。”那个女生双手插兜,摇了摇头,“不过,现在我们学校都知道你。我看你也就一般般啊,你是怎么搞定那么多富二代的。”

    思儿的神色微变,从她的胸牌和校服可以确定她是c大的学生。一般出来,穿校服的已经很少了,再看她洗的发白的帆布鞋,多少也能看出她的家境。

    原本她对这个女生并没有什么恶感,可明显这些人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我能搞定这些富二代,是因为……”目光微转,思儿的目光就落在她的鞋子上,“我也是富二代。”

    勾唇一笑,思儿就错开了这个人朝前走去。她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,错的是这些自己得不到,还嫉妒别人有的人。她不想和她们发生不必要的争执,却也不觉得自己又迁就她们的必要。

    云铭紧随其后,却悄悄记住了这个女生胸牌上的名字。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