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说着,狠狠地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,跟着滚到地上的还有两颗牙,原来刚才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的牙也被叶凌天给打掉了两颗,看到这个他就更加的来火了,眼看着叶凌天,几乎能喷出火来,手指头扣在扳机上恶狠狠地说道“妈的!你跟混蛋敢打老子!要不是社长说了留你一条狗命,老子今天在这里就一qiāng崩了你!”

    由美子吓得惊叫一声,随即紧紧地捂住了嘴,但是眼泪却忍不住一直往下掉,她仿佛已经看到了横肉男扣下扳机,随即子弹飞出来了叶凌天的头颅的情景……

    然而叶凌天却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,就好像抵住他脑袋的不是一把货真价实的qiāng而是一根烧火棍,但是实际上横肉男掏出来的适合叶凌天就一眼确定那绝对是一把真qiāng,但是,他也没有表现出来半点害怕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是现在就开qiāng一qiāng崩了我,否则的话我会让你后悔你刚才的话和你做的事。”叶凌天满脸的厌恶,冷冷地说着,“qiāng也要看是在谁的手里,不会用它就连个烧火棍子都不如。”

    横肉男咬着牙说道“妈的,死到临头了还敢嘴硬!真以为我不敢杀你!”说着真的要去扣动扳机,由美子已经吓得忍不住大叫起来“忠野!不要跟他对着干!”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旁边一个人身上电话忽然间响了,横肉男吓了一跳,随即大骂道“这个时候谁他妈瞎了眼敢来电话!”

    那个人也吓得哆嗦着,随即说道“是……是龟岛社长打来的。”随即赶紧接起了电话,就不停地点头哈腰说着“哈依,哈依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不等他说完,那头已经挂上了电话,那个人抹着汗说道“社长问我们怎么还不回去,拿着qiāng还没把人给抓到吗,让我们赶紧把人带回去,否则……否则就不用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横肉男楞了一下,随即咬着牙说道“把他给我绑起来带走!”

    叶凌天看着横肉男和他手里的qiāng,最终没有吭声也没有反抗,而是任由那些人过来拉住他。其实他完全有把握在瞬息之间从横肉男手里夺下qiāng,就如同他所说的,qiāng要是不会用用不好,就还不如一根烧火棍子。但是,他有他自己的考虑,所以他才任由那些人过来带他去见长海社的龟岛山狗。

    但是由美子完全不知道他的心思,一看见那些人过来要绑走他,顿时就急了,连忙冲上前去冲到叶凌天跟前,伸手拦在叶凌天面前挡住那些人“你们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由美子其实吓得说话声音都在抖,她一个女孩子面对着这么多人,还有拿着qiāng的,现在连叶凌天都被挟持住了不能动,她怎么可能不害怕,但尽管再害怕,她也始终还是坚持着那个念头绝对不能让这些人把叶凌天带走。她听得清清楚楚的,这是长海社来找叶凌天报仇的,叶凌天跟着他们走了,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叶凌天有qiāng口抵在头上的时候脸色都没有半点变化,但是当由美子冲过来的时候,他瞬间变了脸色,愤怒地冲由美子喊着“你干什么?赶紧走!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!哪怕是死我也要跟你死在一块儿。”由美子咬着嘴唇,坚决地说着。随即她看着横肉男,强忍着害怕说道“你们放了他,让他走。他只不过是个普通人,得罪了你们而已,但是你们敢动他一根汗毛,我都绝对不会放过你们!我是新义社的大小姐,你们要抓就抓我好了,想要什么我爸都会给你们。我的命比他值钱多了!”

    叶凌天气得几乎要昏过去了,铁青着脸色说道“由美子!不要胡闹!”

    而那个横肉男看到由美子这个样子,愣了一下之后,露出猥琐的笑“哟西,真没想到啊,只听说新义社的大小姐跟这个家伙之间有jiān qing,没想到这么明目张胆,为了他联名都可以不要。行啊,那就成全你们做一对亡命鸳鸯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,笑的十分恶心“兄弟们,把她也给绑了,送上门的,不要白不要。这可是新义社的大小姐,早听说过是朵刺玫瑰,碰都不能碰一下的,等下带回去,大家伙开开荤。”

    由美子脸都吓白了,听着那些人下流的花雨她也明白等着她的会是什么遭遇,她的眼中流下了屈辱的泪水。

    这时候叶凌天冷冷地开口道“放了她!”

    横肉男一愣,随即恶狠狠地拿qiāng用力顶住叶凌天“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?要比一比是子弹硬还是你脑壳硬吗?”

    “放了她。”叶凌天的语气十分的平静,可是那平静里却藏着不容置疑的杀机,明明他已经被绑住了,而且被用qiāng指着头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横肉男看着他的眼神,总觉得不寒而栗,仿佛他才是被五花大绑被拿qiāng指着脑袋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“你们既然知道她是新义社的大小姐,最好乖乖地放了她,否则的话你们不想想,敢伤她半分,不论是我还是新义社都绝对会让你们这些人死无葬身之地,一个个都要去替她陪葬!”

    叶凌天的声音不大,可是落地千钧像是有无限的重量,横肉男咽了口唾沫,随即勃然大怒“也不看看就凭你现在这样子,敢跟老子谈条件!你都死到临头了还给人求情!我告诉你,别跟老子面前狂!新义社又怎么样?马上就要被我们给灭了还有脸在这说大话!今天这个什么大小姐,我还非带走不可了,等下大家伙轮流把她玩一遍,然后拍下来传到网上去,让她彻底火一把!”

    叶凌天眼神里的愤怒已经能烧起来了,他自己是完全不会把这一切放在眼里的,但是现在加上一个由美子,看到这些人这样对由美子,那他就绝对不能忍了。

    横肉男的话才说完,就觉得眼前一花,明明被几个小弟一起摁住、被绑的严严实实的叶凌天身子一闪,就从几个人的束缚中挣脱了出来,横肉男完全没来得及反应,就见到叶凌天身上还五花大绑着,一抬腿直接一脚踢到他脸上,随即一股血像是箭一样喷了出来,是横肉男的血,他的门牙完全被叶凌天给踢掉了,嘴变成了血肉模糊的窟窿,痛苦地发不出声音来,手举着qiāng对着天胡乱地开着。所有人顿时都吓得抱头逃窜。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