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G电子游戏在线官方网 > MG电子游戏娱乐平台 > 唯一法神 > 《唯一法神》最终卷战魂之兽吼,法神的道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终末之始凶
    想通了所有关窍,冰蓝色瞳孔中的大雪忽然止歇,直面艳后的蓝色瞳孔,如同天空一样清澈。银尘露出一个一尘不染的笑容,轻声道:

    “所以,你是不是想说,如果我投靠了你,林绚尘就安安稳稳当我的侍女,如果我不答应,我和林绚尘就要面对无穷无尽的追杀?”

    “猜对了大部分。”艳后巧笑嫣然:“你若不答应,杜传昌将成为你的死敌,他可是继承了毒龙教奥义之人,圣毒之法,防不胜防。你那小侍女,将成为内天下人口中的妖妇,身负诅咒,祸国殃民……本宫知道她最是爱使小性儿,娇气敏感,无端背上这样的恶名,只怕也会羞愧自杀了吧?”

    “杜传昌吗?”银尘垂下眼帘,这个表情让艳后的笑容僵在脸上,她感觉到眼前的小男孩身上,似乎正在冒出一股惊天动地的魔气。

    那魔气,比邪神的气息更加恐怖!

    “杜传昌不算什么,毕竟他只是哈罗的徒弟,而我是哈罗的衣钵传人!万毒皆杀的恐怖,想来世人大都忘记了……不过没关系,反正,小绚儿是我的束心魔链,她若出了事情,那我对这个世界,也就再没有任何可眷恋的了。”他说着,身后亮光一闪,七位少女出现在他背后,然而每一位少女的眼睛都失去了瞳孔,只剩下眼白。

    “呵——呵——呵”七位侍女发出一声声暴躁的嘶吼,俯下身子,两臂前伸,嘴里留下粘稠的黄色液体,犬齿瞬间长出三四寸来。

    她们身上散发出阴狠无比的气势,这股气势还夹杂腐臭的味道。她们此时已经不是少女,而是丧尸。

    “僵尸?”艳后皱了皱眉头,不悦道:“这种秽物早该烧了去!”

    “潘兴城外有一百多万战死者,希望你们将他们埋好了。”银尘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:“更远的地方,邪神降临,大雪成灾,冻死者不下十亿,这些人都会起来,每一个人都会起来,都会变成你看到的这七个人,而这些人,都希望能吃上一口新鲜的人脑……我知道圣水派有很多人,很多高手,可这些高手能挡住十亿丧尸的进攻吗?杜传昌这个人很毒,毒功卓绝,可他能毒过十亿人?对了,免费送你一个消息,但凡被这种丧尸咬过的,三秒钟之内都会变成他们的同类。”

    银尘说完这句话,伸手一指,七具丧尸一蹦三丈高,直扑已经解除了封锁的街道上,来来往往的行人。她们的动作太快了,也太突然了,等街上的人反应过来尖叫着的催动起罡风之时,已经有好几个人被咬倒了。

    这些被咬到的人转眼间跳起来,变成了新的丧尸,转身去咬身边的人,混乱和病毒一起扩散开来,无数人尖叫着四散奔逃,可没有人能够跑得过丧尸。

    “你!你这个天诛地灭的恶魔!”艳后终于无法维持她的魅惑笑容,泼妇一样尖叫起来:“雷霸天!雷霸天!快上来杀了他!”她嘶吼着,自己却越退越远了。

    不是她怯战,是她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得越发离银尘远了,雷霸天一声不吭冲上来,结果和她一起,被一股无形而无边无际的力量推开。

    “邪神可以杀十亿人,我为什么就不能干脆灭了全人类?”银尘歪着头,佯装可爱,可他的声音里,满是决绝的冷,寂灭的冷,虚无的冷:“我是大神选定的继任者,人世间唯一的魔法师,既然此方世界连我的家人,我的朋友,我的国度,我的人生都不愿意放过,那么请问太后,我为什么不能直接毁掉整个世界,在废墟上重建一座更好的世界呢?你掌控了我的人生,我的张雅婷,我的万剑心,我的神剑门,我的南方帝国,我的真王大人,还有我最爱的小绚儿,却没有经过我的同意,那么我将你所建立起来的,所倚仗的一切一笔勾销,是不是也不需要你来同意呢?这个世界从来都如此公平,不是么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轻轻的,已经失去了长期念咒文带来的沙哑感,只有稚嫩无比的童音。他的话语仿佛无知幼童对天地的询问,清清亮亮的,可说出的每一个字,都是灭世魔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艳后脸色扭曲,肉蛋般的胸脯猛烈地上下颤动着,急促的呼吸声如同台风吹响了烟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就算没了傀儡宗,我也能够瞬间毁灭这里的一切,何况如今,傀儡宗只不过落到了真王大人手里而已,而他不可能和我反目,说起来,毫无底线地开战,我并不怕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银尘的语气忽然冷硬起来,冷如冬风,硬如钢铁:“我今天就在这里警告你,不要和我玩超限战,不要使用那些阴损的盘外招,要么和我老老实实地公平竞争,看看谁最后能拿下天地正统,要么,就请允许我毁灭这个世界现有的一切,重新创世!两条道,任你选!”

    狂风炸裂,天地间响起一阵模糊而宏大无比的,不可解读其意义的轰鸣,那轰鸣不是雷声,也不是梵唱,却听起来像梵唱也像滚雷。魔法师的身后张开三圈精致无比,繁复非常的魔法阵,魔法阵中,涌出火焰。

    魔法师伸手一指,天降火雨,大地轰鸣,乱成一团的街道和街道两旁巍峨的建筑,瞬间就在无边火雨中化为飞灰。

    被笼罩进去的行人和丧尸,连惨叫声都威能发出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丧尸瘟疫暂时被消灭了,记住,别使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,还要阻止其他人用这样的手段,否则——丧尸病毒是空气传播,无人能够幸免。”

    惊天的气势消失了,阻碍艳后和雷霸天的无形推力也消失了,当然一整片街区也彻底化为了白地,没有尸骨,没有遗骸,没有废墟,一片方方正正的广场,就出现在通神馆的旁边,可怖至极。

    雷霸天和艳后,此时都绝了扑上去和银尘战斗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禁咒?”雷霸天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不,这是神教就极大审判之术,比禁咒的威能小得多,毕竟,禁咒是黑暗森林打击武器,一招落下,潘兴城将被整个从大地上抹去。”

    银尘说完,转身就向着空旷了好多的街道一端走去:“我说过,想和我斗,公平竞争,骑士对决,大军对拼都可以,但是想用下九流的手段,那么也就得承受下九流的报复。丧尸病毒并非我愿意动用的手段,但有时候呢,事情并不如我愿意想的那般呢。”

    艳后听懂了他的话,冷冷道:“若以江湖规矩为界呢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雷霸天,给本宫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雷霸天站着没动,相当犹豫,不料艳后忽然笑起来,笑得妩媚动人。“雷达人!”她声音发嗲:“您和门下弟子偷晴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后懿旨,不可不遵!”雷霸天火速行动起来,先抱拳一礼,接着如同猿猴一样朝银尘奔去。

    “这还像话、”银尘旋风般地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【饭庄内】

    一层大堂里刮着很烈的穿堂风,所有门窗俱都大开,墙上杨还有一个漏风的大洞,可是新红魔门首席弟子李红燕依然觉得胸口憋闷,恍如溺水。。她吃惊的看着矗立在眼前的高壮男子,只感觉一堵墙将圆山的通路完全堵塞。眼前这位中年男人绝对不是她现在这个程度能够揣测的。

    花容失色的她慢慢调整脸部的软肉,终于把自己的表情你也成了一个温顺柔和的公式化微笑。

    “桑大人,您说田万载已经跪地伏诛?可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李红燕的问题,代表站在他身边的梁云峰,杜传昌和王深海的min yi,三个小辈此时早已经忘却了立场为何物,只是想证实这条消息的准确性。

    “本座手刃仇敌,这还能有假?”桑天亮傲慢地笑着,用胜利者的傲慢掩盖了投机者的阴暗。他当然知道田万载实际上是被纳诺未来干掉的,不过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被册封为天下第一高手了,事情的真相,将被魔威阁和朝廷一起掩盖。

    “小女不敢质疑大人,只是这消息实在太惊人了!黑山庄啊!那可不是什么城狐社鼠。”李红燕乖巧地奉上晚辈礼,乖巧笑容的背面,是藏在袖管理的双手,拨动了无声的铃铛,向新近崛起的宗门发出警号。

    不可测听的声波,混乱呼呼吹响的穿堂风当中,飘向远方。桑天亮负手而立,背后的左手食指微微抽动了一下,又放松下来。作为目前世界上“最顶尖的高手”,一件小小的玄器“无声铃”产生的风压波动,根本不可能瞒过他的感知,不过他没有揭破的意思,红魔门这样的门派,还不够资格让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李红燕的话让身边的两位男士和一位即将变成nán nu的家伙猛然意识到了某些问题。在如今这世道上,一个门派的掌门无端横死,基本相当于这个门派解体。毕竟宗门的长老可以很多很多,但金丹高手,甚至元婴高手,谁也不可能让他们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担任掌门的,一般都是这个门派最高端的武力,越是顶尖的门派,这个最高端武力的作用就越大。薛无痕死,神剑门亡,田万载死,黑山庄灭,此乃天经地义,但问题是他们灭亡之后,萌态还剩下的那些弟子长老,以及各种财货资源,还有江湖权力的真空,都将成为其他门派眼中的大肥肉,也意味着新一轮的江湖梦想和厮杀,马上就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杜传昌和梁云峰的呼吸都有些粗重了,而王深海,正在扭头找一个能和自己同病相怜的人,或者说潜在的盟友。小小的神剑门首席弟子不指望这个盟友能为自己复仇什么的,他只希望借助这个盟友,能让自己逃出生天,能够活着隐姓埋名。

    死了再隐姓埋名,对王深海来说全无意义。

    他他要找的人就是境遇相同的崇飞渡,黑山庄的首席弟子,他仿佛猫头鹰一样使劲转动着脖子,一双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眸,灿亮如星辰,目光如探照灯般扫过一楼大厅,然而他没有在这里找到任何活着的盟友。

    王深海通光忽然凝固,因为梁云峰砖头看着大堂中的某个角落,脸上就是一副单纯的幸灾乐祸的笑容:“不知道师父有没有收割战利品的方案?这黑山庄,按照江湖规矩,独属我们魔威阁了。”

    桑天亮没有说话,目光惊奇的看了一眼梁云峰一直盯着的地方,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,才笑道:“我说呢。你们几个小辈争夺第一的名头,怎么不见崇飞渡,原来他并没有跟你们在一起呀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退走了,那时候我正在盯着这两位。”梁云峰伸手指了指李红燕和杜传昌,后两者此时已经一脸凝重地盯着大堂的某处角落:“只分心防着崇飞渡不要背后偷袭,倒是没有注意他怎么就不声不响地溜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桑天亮笑道:“倒是省去了许多麻烦。”

    他转脸看着李红燕和杜传昌,笑容如鬼。

    梁云峰见师父如此,不声不响地后退半步,虽然没有与两人拉开距离,但也算是划清了界限。

    李红燕见桑天亮鬼笑着看着自己,鼻尖见汗,一张还算可人的俏脸升起两片红晕,她张嘴想说什么,却被一旁的杜传昌抢了先。

    杜传昌神色淡漠,声音也很淡漠,好似完全没将这位声名正盛的魔道前辈放在眼里:“世伯肯拉下脸来,亲自干涉我们这些小辈之间的争夺,倒也不怕江湖上各位世叔世伯笑话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按理说来本座还真不应该怕!”桑天亮身上的袍子忽然抖动起来,而原本劲烈的穿堂风,也就在这一刻停了。魔威阁掌门身上透出一丝丝尖锐的气息,像夜鬼的爪子尖儿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杜传昌冷笑一声,丝毫不惧:“世伯可真有意思!堂堂天下第一高手,居然也能不要脸面地向小辈出手?若真如此,这第一高手的名头不要也罢。”他说完闪电般的向后退去,同时一双暗绿色的袖子中喷出两股柔软无力的罡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