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G电子游戏在线官方网 > 女生小说 > 残王邪爱:医妃火辣辣 > 第1004章 你为什么不走
    看到了他,顾幽苍白憔悴的脸上多了一惊明亮:“宁王!”

    宁王明明恨极了顾幽,但见她处于刀光剑影之中,心里又担心得要命。他朝她吼道:“回去!赶紧回京城报信!不要过来!”

    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,赶来凑什么热闹?若不是她身边的侍卫拼命护着她,她早就被刀剑砍成肉酱了。

    顾幽带来的侍卫是太傅府最精锐的侍卫,在他们的保护下,顾幽冲到了宁王身边,朝宁王伸出手。“过来,上我的马!”

    宁王却脸色大变,“小心!”

    他抓住顾幽的手,将她从马上拖了过来。正在这时,顾幽座下的马被青衣杀手砍断了一条腿,惨嘶一声跪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宁王将顾幽抱入马车内,余悸未定,对顾幽大骂道:“你是不是有毛病?谁让你过来的?谁又要你来了?你跑来这里找死吗?”

    看着安然无恙的宁王,顾幽眼睛明亮得如藏了一团火焰:“我是来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幸好,你没有出事!

    幸好,我赶到了。

    宁王咬牙切齿,许多愤怒,许多怨恨,许多心疼都在这刻化为一句怒吼:“你不是恨不得我死吗?”

    既然恨不得他去死,她又来做什么?

    太傅府侍卫的加入,给宁王府的人带来了希望,正当宁王府的侍卫与太傅府的人联手要反击时,那此青衣杀手突然涌出几个武功绝顶的高手,一下子又开始了一面倒的tu shā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宁王知道他难脱生天了。

    本来他已做好了死亡的准备,但顾幽突然来到他身边。即使不为他自已,便是为了顾幽,宁王也要拼一把。

    他下令,让两府侍卫以命断后,用血肉之躯拦住杀手,然后亲自驾着马车突出重围。

    用人命开出一条活路。

    宁王府的侍卫,加上新加入的太傅府侍卫,两府侍卫联手,以性命为代价给两个主子拼出血路。

    “把车里的东西都扔了!”宁王朝马车内的顾幽喊了一声后,执bi shou往马屁股刺了一记,疼痛刺激得马匹发了狂地往前奔去。

    山坡上,站着两个青衣人,他们望着那辆狂奔的马车。

    “他们要逃出去了,我们出手吧。”其中一个青衣人说道。

    另一个青衣人摇了摇头,说:“主子有令,要留宁王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让他太轻易离开了。”青衣人见马车过了一座山,从背后取出弓箭来,搭箭对着拉着马车的马,灌注内力。

    箭如流星,追上马车,射入马腹之中。

    马匹再次惨嘶一声,一个侧倒,带着马车往山坡下翻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们没有亲自动手杀了宁王,宁王是死是活全看他的造化了。”青衣人阴险地笑道。

    另一位青衣人对同伴的所作所为睁只眼闭只眼,淡漠地说:“把下面的人都杀了,再回去向主子复命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!你跟主子复命,我去向小主子复命。”

    两名青衣高手的加入,迎接宁王府、太傅府侍卫的是无尽的绝望与黑暗。

    在马车翻下山时,宁王下意识地扑回车厢,他抱住了顾幽,用身体护着她。

    车厢翻落到山底下,已被砸得破破烂烂的。

    顾幽不知昏迷了多久才醒过来,虽然宁王用身体护住她的重要部位,但她仍然被摔得一身伤痛。

    外面一片漆黑,顾幽看不到宁王的样子,只闻到满鼻子的血。

    “王爷!宁王爷!”顾幽焦急地呼唤着:“韩泽,你还好吗?你回我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她伸着手摸去,却摸了一手温热的液体。鼻间的血腥味更浓了,顾幽按捺不住心头的恐慌,“韩泽,你应应我好不好?你说话啊!”

    回答顾幽的,是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黑暗中,顾幽已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救她?他不是很恨她吗?为什么要拿命来护她?

    “韩泽,你不要死,我不要你死,只要你应我一句,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。”顾幽流着泪,手忙脚乱地撕下裙摆,又摸黑地想帮宁王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可到处黑漆漆的,她什么都看不到,更看不到宁王的伤口。手上的布条不仅没有把宁王的伤口包扎好,反而扯动了他的伤口,血流得更多。

    宁王在疼痛中恢复了一些意识,听到耳边哭泣的声音,听着顾幽真情流露的关心,嘴角轻轻地笑着:“我没事,我会带你从这里逃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韩泽!你醒了!”宁王微弱之极的声音,在顾幽耳中如同天籁。“你身上流了好多的血,我要帮你包扎。你支撑住,我们会逃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韩泽闭了闭眼睛,调息片刻后,微弱地说:“马车内,有一个暗格,里面有药,还有火折子。”

    这辆马车虽然摔得破破烂烂,但毕竟是亲王的车舆,打造比一般的马车坚硬许多。有暗格的地方更是结构紧密,即使其他地方摔破了,那块地方仍然好好的。

    在宁王的指点下,顾幽找到了那个暗格。

    点燃火折子,顾幽透过火光,看到宁王浑身是血的样子,又禁不住心头酸楚难当。她咬着唇,找了些碎布与木片,点了一堆火。

    上一世的边关之行,顾幽多多少少学了一些经验,知道在野外,尤其是晚上绝不能飘出血迹,不然会吸引野兽过来。

    想要驱走野兽,就必须点一堆火。

    借着火光,顾幽将宁王的伤口包扎好后,听着宁王越来越虚弱的呼吸声,她抹了抹泪,说:“你不要睡,陪我说话好吗?”

    她怕他闭上眼睛之后,再也醒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走,你为什么不走?我去年就让你去封地,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?”

    宁王的神智骤地清醒了许多,“你知道这些杀手的来历?”

    顾幽摇了摇头,“我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不知道想杀你的人是谁,不知道操纵一切的人是谁。我只知道,你留在京城就会死。”

    顾幽喃喃说道:“有很多很多的人会死,说不定我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走?”宁王挣扎着想坐起来。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