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G电子游戏在线官方网 > 女生小说 > 我的扎纸生涯 > 第一百七十四章、当做黄粱一梦(终章)
    过阴桥的使用方法,在《纸扎秘术》上面有着详细的记载,而这个秘法,也是纸扎秘术上面比较强大的秘法之一。

    以我现在的道行来讲,不一定能不能真的制作成功,但无论成败与否,我也要试上一试,因为这关系到的,不仅仅是我,更是杨林和我的爷爷,他们最后的命运。

    而过阴桥和别的纸扎秘术不一样,这个过阴桥,是虚幻的,不是实体的存在。他需要的,只是承载我的灵魂进入冥界,所以跟一般的纸扎术,有着本质上的区别。

    我站在槐树旁,手里抱着从天山带回来的血莲,开始闭眼准备搭建过阴桥,在这个期间,我不能停止,只要是出了任何小小的岔子,我都会被反噬,直接魂飞魄散、

    我让胖虎带着他的那些小兄弟,站在槐树外面的道路口地方,随时准备帮我应对任何的突fā qing况,但是就是不能触碰到我。

    因为我现在要去的地方是冥界,如果有人不小心碰到我,被我带了进去,那将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,出不出得来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的心中默念咒语,双眼紧闭,慢慢的,我紧闭的双眼好似能够透视一般,看到我的面前开始浮现出一座石桥的虚影,我心里大喜,看来我的方法,并没有错。

    慢慢的,石桥的形象越来越具体,越来越清晰,而且石桥就像是有吸引力一样,我总是想上去走上一遭。

    我咬牙尽量不让自己有上去的冲动,随后双脚并拢,两根红绳瞬间出现在我的脚腕之上,红的异常扎眼。

    这是我提前安排好胖虎的,我现在看不到外界的环境,但是我之前跟胖虎说过,只要我双脚并拢,他就会用两根竹筷,把红线缠绕在我的脚腕之上。

    这条红线关系到我直接的性命,没有人引路,我强入冥府,很有可能会再也出不来,有这条红线在,至少可以保证下我的安全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,我深吸一口气,轻轻迈步,一种失重感顿时让我有些稳不住自己的身形。

    稍微稳了稳,我轻步走上石桥,慢慢踏步,站在了石桥的桥正中央。

    我的正前方,石桥直接埋没在一片黑暗里,这就是进入冥府的入口了。

    我咬着牙关,猛然往前一冲,浑身一种刺骨的冰凉,接着,我身子一个失重,掉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特么的!这特么冥府不是虚无的嘛!为啥摔下来还能有疼痛感?!”我趴在地上,嘴里嘀咕一声,刚要站起身,就看到我的旁边,站着一个膀大腰圆的家伙。

    我抬头一看,顿时心里放下心来,站起身,看着来人,咧嘴一笑,道:“钟大人,好久不见啊!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想和我天天见?那好办啊,别走了,留下来陪我得了!”钟馗哈哈一笑,说道。

    “得得得,我不可不想!”我连忙摆手,说道:“还是赶紧带我去看看杨林吧,这救人的事儿,可耽误不得!”

    钟馗的神情也变得严肃,点了点头,道:“走吧,我看他近期的状态,不是特别的好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越来越迷恋于幻想世界,就算你拿来了天山血莲,能够成功的让他苏醒的几率也不是很大!”钟馗一边走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论怎么样,我都要试试!我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!”我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钟馗看了我一眼,拍了拍我的肩膀点头道。

    我跟着他,来到大殿内,大殿侧房里,杨林直挺挺的躺在床榻上,双目紧闭,脸上毫无血色。

    “天山血莲让他服下之后,接下来,就看他自己的了!”钟馗在一旁说着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把这红色的莲花花瓣取下,整片塞进了杨林的嘴里,怕一片不够,我又多塞了几片,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“林子,该醒醒了,你现在所看到的,都不是真实的。那只是你的想象,最理想的状态,当然是最美好的。但是我们人活一辈子,什么事情都顺心,还有什么意思呢?酸甜苦辣才是人生,对吗?”我站在杨林的旁边,叹息道。

    杨仍旧是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杨林,我去你大爷的,你到底醒不醒?!所有的压力都让我自己来抗,你倒是睡得舒坦了!他妈的,老子也不干了,反正也进来了,大不了不出去了!草,每天跟馗哥下下棋吹吹牛逼,管他妈那么多人间事儿干什么!”

    我指着杨林,破口大骂,内心却是已经有些愤怒了。

    凭什么?凭什么所有的人都离我而去,只剩下我自己默默承受这一切,这一刻,我已经不知道我是在说给杨林听,还是说给自己听的了。

    “滚蛋吧!老子才不想跟你吹牛逼呢,办完事儿赶紧滚蛋!”门外传来了钟馗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咧嘴一笑,却尝到了咸涩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床榻上的杨林突然咳嗽一声,我心里一紧,顿时走上前去,问道:“林子,你醒了?”

    杨林仍旧是没有任何的回复。

    “草!到底醒不醒,不醒你特么就这样吧!老子不管了还不行!”我怒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敢不管我么?”一个声音悠悠的传来,我身子一滞,看到杨林慢慢的睁开眼睛,脸上带着笑意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相顾无言,我站在原地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都大老爷们儿的,能不能不像个娘们似的!没事儿了就赶紧滚蛋吧!我还要睡觉呢!”钟馗从屋外走了进来,看着我们,表现出不耐烦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钟馗大师,谢谢您了!”我很走心的鞠了一躬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说那么多没用的!”钟馗摆摆手,看着我,欲言又止,最后眉毛一横,说道:“我只告诉你一件事,既然杨林没事儿了,你就赶紧带着他回到阳间去吧!”

    “那我爷爷呢?!”我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爷爷,还有杨瘸子,阎真清。天师道,黑门,黑淼等人,这些事情,你们出去之后,都不要再管,也不要再问,明白吗?”钟馗看着我,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想让我不要管我亲爷爷,不可能!”我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就因为你现在根本管不了,你明白吗?”钟馗看着我,说道:“你和这小子,都有五弊三缺,这是你们这些道家之人所要承受的。而你,是千百年来第一个出现的可以解决五弊三缺的最重要人物,但是现在,你已经失去了这个作用了,你和杨林,身上都已经没有了五弊三缺!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是有人用生命给你们换回来的!如果你们现在执意要管,那我只能说,我替那个人不值!他想要的,只是让你们两个回到阳间之后,好好的平常的生活,把这些事情都忘掉,当成黄粱一梦,忘掉,明白么?”

    “我做不到!”我咬牙说道:“我爷爷,杨林的爷爷,还有阎老,他们是我们的亲人,你让我们不管他们,你觉得可能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觉得愧疚,还是如何?”钟馗说道:“杨林的爷爷,是正常死亡,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而你的爷爷,他现在的处境,有什么不好吗?他已经在阴间,阴间其实和你们阳间并没有什么不同,他生活的不好吗?他们唯一的愿望就是那你们两个能够好好的生活,你们连这一点都做不到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我看着钟馗,无语凝噎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再多说什么了,回到阳间,好好的生活,这就是他们所想要看到的!”钟馗看着我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六子……”杨林看着我,欲言又止,最后还是没有说出什么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我点头,不再去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有些疲惫了,只想要好好的睡一觉,什么都不想的好好睡一觉。

    爷爷他们为我付出了那么多,最根本的就是想要什么事情都不波及到我,牵扯到我。钟馗说得对,我们应该按照爷爷他们的愿望,好好的生活,这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走,我送你们回去,记得,中途不准睁眼!”钟馗说着,出了大殿的门。

    我们站在大殿外,杨林站在我的旁边。我紧紧闭上眼睛,一股强大的冲击力传来,我的脑子一沉,便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在自家的店里,杨林坐在床边,看着我咧嘴一笑,道:“兄弟,新生活开始了!”

    “胖虎呢?”我坐起身,四处看了看,问道。

    “胖虎是谁?”杨林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从哪里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还能从哪儿,钟馗给我们送回来的啊!”

    “卧槽?!那我的身体应该还在四川啊!”我迷茫的看着自己,掐了掐,疼!

    杨林嘿嘿一笑,不做解释。

    “六子,林子,下楼吃饭了!”楼下,传来了胖虎的声音。

    胖虎从四川跟了过来,跟我们俩人一起,照看着店面,三个大老爷们儿聚在一起,也算是有了点陪伴。

    扎纸店的生意还照常的维持着,只不过我们再也见不到那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顽童,见不到那个沉默但是老实勤奋的吴壮,见不到总是背着手的爷爷了……

    而对于我来说,那个可爱善良的小魔女,也从我的世界里,渐渐的消失了……

    后记:

    一天下午,我正在算账,杨林和胖虎在门口捆着纸扎。

    一辆gl8商务车直接扎在了我的店铺门口,车上下来两男一女三个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瘦高男生,长相跟我差不多帅的男生走上前来,笑着说道:“你好,我们是省电视台的,可以抽空采访一下你们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哪个栏目组的?”正在做着纸扎的杨林出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您好,我是陈小年,这位是我们的总编导凌阳,这个胖子是摄像,刘闯。我们是《诡记》栏目组的,专门针对一些传奇案列进行报道,听闻三位的事迹之后,特来拜访!”这个叫陈小年的家伙,指着另外两个人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栏目在哪儿报导啊?”杨林又问。

    “在省电视台黄金频道报导,还在火星小说网上实施连载,关于案件的记录跟踪报道。”陈小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火星小说网?那不是写小说的地方么!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们就是以小说的名义来进行连载,书名也叫《诡记》,你一搜就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我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杨林说着,拿出手机,看了好久,没有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“你好,请问您……”陈小年拍了拍杨林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啊?”杨林一愣,然后挠头笑道:“真是不好意思,你们这小说写的太好了,我看入迷了都!快请进快请进!”

    陈小年进屋,我看着他,呵呵一笑,道:“接下来的剧情,就交给你了呗!”

    “妥!没问题。”陈小年拿着录音笔,笑着说道。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