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G电子游戏在线官方网 > 女生小说 > 逃婚99次:萌宝送到,请签收 > 第1060章 小路子与仔仔.番外(21)
    炎煦半倚在床上,被子盖着下半身,被面上搁了本书,听到白鹭的声音,便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她,“我妈咪说你明天才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白鹭把门掩上,对他扯出一抹明媚的笑意,“本来是这样打算的,但后来放心不下你啊,就又赶过来了。 ”

    白鹭是个坦率的人,而且,她不认为自己担心炎煦是需要遮遮掩掩的事。

    炎煦被她一个直球撞得一楞一楞的,等他回过神来,白鹭已经走到了他身边,仔细看了他几眼,满意地点了点头,“果然家才是最好的疗养所,你回来才几天,这气色就好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炎煦却是皱起了眉,“你怎么搞的,一脸离死不远的神色,比起我更像病人。”

    白鹭摸摸自己的脸,嘿嘿笑道,“没办法啊,谁让我是医生呢,救死扶伤是大任,自己的生死倒是置之度外了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那句,纯属调侃。

    然而,炎煦不知是困了还是本来就没什么幽默细胞,居然木着脸回她,“我不需要!’

    “啊!?”

    白鹭一下子没弄明白他说的不需要,是指什么,只睁着漂亮的眼睛瞅着他看。

    白鹭的脸容确实有些憔悴且苍白,但眼睛却仍是水晶一般透亮。

    炎煦与她对视了几秒,竟有种被她眼里的光芒晃晕的错觉。

    他稳了稳心神,一脸不耐地解释道,“我不需要你把生死置之度外来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白鹭微微凑近一些,认真瞅了他两眼。

    “啧,我那是夸张的说法,你怎么连这点幽默感都没有呢?”

    炎煦把脸别开,“我是jun人,不是相声演员!”

    白鹭不逗他了,转身去把药箱抱了出来,“炎少爷,那请你可怜可怜我,配合些赶紧把检查做了,我是真的困死了,如果你肯,我现在立马倒这床上就能睡着!”

    炎煦冷着脸,“你敢!?”

    对白鹭来说,倒不是敢不敢的问题,是没必要。

    不过,她又饿又累,连逗他都没有力气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敢,炎少爷,麻烦张开嘴。”

    白鹭把体温计塞进他舌尖下,等他乖乖合上嘴,又麻利地把血压计套到他手腕上。

    蜂鸣声依次响起,白鹭把数值分别记了下来,又测了另外几项常规,一边纪录数据一边问他今天的饮食、二便及睡眠情况。

    炎煦一一答了,白鹭亦一一纪录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的恢复情况比我和罗主任预计的都要好。”

    白鹭把药箱放好,转头对炎煦这几天的休养状况给了十足的肯定。

    炎煦点头表示知道了,手一挥,示意她可以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要睡觉了!”

    白鹭笑着说了声晚安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如果是别的人,估计会被炎煦这不近人情用完就弃的做法给伤到。

    可白鹭不是别人,她能从他生硬的言语及不耐的脸上看到了对她的心疼。

    真是个口不对心的家伙!

    白鹭在心里暗地唾弃着,心底深处却渐渐泛起一丝暖意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白鹭在饭厅里捧着面碗大快朵颐,一边吃还不忘朝竹浅影竖起大拇指称赞。

    “影子阿姨,你煮的面条真好吃!”

    竹浅影在她对面坐下,“好吃的话,我以后天天给你做!”

    竹浅影这话,充满了歧义,不过,白鹭知道,她指的天天,是指白鹭给炎煦当保健医生这段日子。

    “那样的话,我会变大肥猪的!”

    “不会啊,你看你炎叔叔,还有仔仔和小小,不是身材挺好的嘛,你要相信,我是很注意搭配的,这是吃不胖配方。”

    竹浅影在饭厅里看着白鹭把面条吃完然后端起碗把汤都喝光,这才满意地收了碗筷,催促她赶紧去洗澡睡觉。

    等白鹭走出饭厅,竹浅影又叫住她。

    “小小准备了一堆节目,让你明天陪她,你到时别理她,小丫头精力旺盛,逮谁谁受罪。”

    白鹭笑着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,可惜衍衍没时间,不然,他俩倒是能凑一块祸害彼此。”

    竹浅影也笑了,“是啊,小丫头也说了,这些本来是准备让衍衍陪她的,衍衍没时间她哥哥又力不从心,最后这艰巨任务只好落你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白鹭一直到洗完澡躺床上,想起竹浅影最后那一番话,都仍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算起来,她家与竹浅影一家,因为她妈咪与竹浅影情同亲姐妹的关系,她姐弟俩与小小的关系从小到大都非常好,就她自己而言,一直都当小小是亲妹妹一样。

    而小小那个小公主,虽然比起宗霄衍还大几个月,可因为是女孩子,又是被大堆长辈捧在手心里长大的,在宗霄衍面前,也是十分自然的撒娇卖萌全然没有小姐姐的自觉。

    不像她和炎煦,同样只是大几个月,她却总是把炎煦当小屁孩看。

    看来,幼时一起玩耍的那段时光,实在太深刻,以至于到现在,明明炎煦已经长成了冷峻疏离的男子汉,她还总把他当成那个傲娇软萌的小豆丁。

    这一晚,白鹭在梦里又回到了幼时的那段时光,她和仔仔在沙滩追逐,仔仔和炎叔叔不厌其烦地教她游泳……

    白鹭一早是被闹铃吵醒的,虽然,竹浅影在她吃面条时说过,炎煦的情况很稳定,早上那次检查,迟点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但白鹭是个公私分明的人,撇开医生这个身份,她是炎煦的朋友。

    但她住在这里的原因,首先是因为炎煦是她的病人,她绝不能容忍自己因为是熟人的缘故而疏忽工作。

    而且,像炎煦这种长期处于高强度工作的人,发生意外的可能性比普通人更高些。

    白鹭洗漱完换好衣服敲响隔壁的门,来开门的,是竹浅影。

    “唉,你这丫头怎么这么实心眼呢,不是让你睡晚一些吗?”

    竹浅影怜爱地拍拍她的头,一边责怪着一边闪身让她进了门。

    护工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炎煦从洗漱室走出来,见了白鹭,炎煦也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这么早?”

    显然,他这个病号已经得到通知,说早上检查推迟之类的。12